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2018年6月21日发布处女专辑《空生花》,实体CD现已开始预售。

购买地址:http://www.musikid.com/new/project/3626

2017年独立出版了诗集《温暖之后,重逢之前》,现已开售,如欲订购请私信。

2015年独立出版了小说处女作《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

原创文字转载请署名作者及出处。

 

小说:寂静杀戮 02 猎人的钩子

文/蓝莲

 

在家里最寂静的时候,她坐在电脑前就能听到鱼缸里红色金鱼喝水的声音,金鱼每天沉默着游来游去,像要啄破鱼缸似地不停摆动身体,任何时候看起来它似乎都在觅食,而无论什么时候去喂它,它总能吃下几粒面包屑大小的彩色鱼食。她一直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丈夫为了支撑家里的经济开销,几乎每天十点以后才回家,这种把家当旅馆的状态已经持续将近一年,他们的关系在一种相敬如宾的虚假安好中勉强维系着,每天说不上几句话。她的业余职业是翻译,白天有时一个人在家里做少量的翻译工作,除了做家务和照顾小孩,其它空余的时间里她弹琴、练唱、写歌、录音,在幻象里逃避。

 

一天晚上,他们因为丈夫是否要辞职的问题争吵,她抱怨他留给她的寂寞时间太多,双方没有良好的交流。他却反问她:“如果没有我给你的寂寞时间,你哪里能写出那些民谣作品?”她无言以对,这句话既是事实,也不至于让人矫情到心酸落泪,反倒像自己穿着高跟鞋崴了脚,为了装高贵还不能说出来。

 

她不再反驳,低头不语,低头的瞬间她想起衣柜里还有一件男士衬衫的袖口撕裂了,没有补好,她起身去拿,对着裂缝怔怔地看了半天,然后才拿出缝衣针,穿针引线,慢慢辍补,一不小心,针尖扎在左手中指上,好在指尖因弹琴已经长出了厚茧,扎上去只是有点酸,不疼。

 

五月初的一天,迷踪群里提到了以前极端金属杂志里收录的一些歌曲,大家纷纷列出自己当年喜欢的乐队和代表作。其中一位叫S的人提到了他年轻时因为Deine Lakien那首 Where You Are那首歌想要自杀的经历,而她也禁不住提到了自己当年特别喜欢的This Mortal Coil乐队的歌。几乎就在一瞬间,他们互相加了微信,因为她像昆虫长出触角一样敏感地感觉到他们的过去也许有某些雷同的经历。

 

他说他看了她演出的视频,笑起来很美,声音也好听,如果他能像年轻时候有时间玩乐队,想做一支 Chandeen 一样的暗潮仙音乐团,她做主唱,因为她的声音像天音一样清澈飘逸。她谦虚说不敢当,写歌唱歌只是业余打发时间而已,从不敢把别人的赞美全当真,知道自己仍需努力练唱。

 

然后他们谈到了年轻时各自的自杀经历,他说他是一个非常有故事的人,年轻时喜欢过很多不同的女孩,如果写成小说,能写厚厚的一本。她说自己生命中遇到的奇特的人也不少,他们可以交换故事。

 

那些零散的对话就在好奇中滋长开来,如同水滴滴落在白纸上,晕染出他们各自青春时被时光的隐形字写在记忆里的过往。最初,他用赞美、幻想和传奇过往来吸引她,她带着防备慢慢在丛林深处朝猎人走近,她自信自己是不会被诱惑的成熟之人,他用一种奇特的亢奋和热情不停喂养她,不停喂养她,慢慢唤醒她心里那条似乎永远吃不饱的红色金鱼。

 

她不知道,猎人的手里,早已准备好了精美的钩子。

  10
评论
热度(10)

© 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