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2018年6月21日发布处女专辑《空生花》,实体CD现已开始预售。

购买地址:http://www.musikid.com/new/project/3626

2017年独立出版了诗集《温暖之后,重逢之前》,现已开售,如欲订购请私信。

2015年独立出版了小说处女作《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

原创文字转载请署名作者及出处。

 

小说:寂静杀戮 05 蓝颜丝带

文/蓝莲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是在迷踪群讨论八零后怀旧主题那天把C拉进群里的,C与她是相识十年的老友,他们最初就是在群主的音乐论坛里认识的。那时C还是一个大四的学生,他毕业后来了上海,C介绍金属乐、新古典、新民谣之类的音乐给她听,而她则见证了C从一个青涩少年成长成一个奇男子的过程,他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知道对方生命里所有的秘密。关于C的故事,后续再讲。

 

迷踪群里那天的讨论异常热烈,大家纷纷列出了童年的回忆:绿皮跳跳蛙、画片、铁皮文具盒,恐龙特急克塞号、机器猫、魔神坛斗士、圣斗士星矢、乱马二分之一,接着大家又列出了童年的历险,掏鸟窝、捉知了、翻墙、下河游泳、摔泥巴……

 

聊到高兴处群友们就开始轮流发红包,S与L似乎特别有默契,他们彼此都抢到了对方最高金额的红包,然后在私聊窗口里互相发送开心的表情,她有一个小狗哈哈哈的表情图,他竟然像个孩子一样让她数小狗打的是几几拍。

 

他说自己小时候就特别讨女孩喜欢,身边总有像乱马二分之一里珊璞那样的漂亮女孩喜欢他,从小到大似乎没断过。她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说因为他有趣啊,而且知道怎样带女孩子到处玩。她回复说,可惜我不是那种漂亮文静的女孩,从童年开始我就是个充满野性的孩子,有一次翻墙在杂草丛里遇到了蛇,身边的男孩吓哭了,而我只是静静地与蛇对视了几秒,然后看着蛇被我的目光逼退了。还有一次,我和男孩子比赛,从差不多十米的高墙往下面的土堆上跳,把嘴唇都磕破了也不吭一声。他说,原来你心里住着条汉子呀……她在屏幕这边大笑不止,回复道,你果然知道怎样讨人开心。然后他让她开始讲故事。

 

那时已是深夜,家人都睡了,她关上了床头灯,靠在床头,开始在黑暗中像条鱼一样,逆流而上,回溯到自己从前时光的故事里。

 

细想起来,在她三十多年的人生里,她其实算得上是一个幸运的女子,她遇到过感同身受如同一人的蓝颜知己、遇到过她爱的、爱她的、彼此爱到干柴烈火又被迫分离的,还有彼此相爱最终细水长流在一起的。她不知道这种幸运来源于她内心有丰富的情感要给予出去还是因为她不断在向外寻找,填补自己无爱的恐惧。

 

这种矛盾的不安全感大概来自于她的家庭。她生长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有一个比她小四岁的弟弟。弟弟出生后,母亲把更多的爱给了弟弟,所以她心里其实对父亲有更多的依赖感。父亲早早下岗开出租车,母亲打一些零工薪资微薄,为了养育两个子女,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赚钱生计方面。母亲是个性格急躁而矛盾的女人,一方面时常数落她家务或学习方面做得不够好,一方面又鼓励她要勇敢自立,在逆境中越发要坚强。父亲性格优柔寡断沉默少言,对子女关爱有加,但偶尔会大发脾气,把生存的压力发泄在家里。

 

这样的家庭环境练就了她对人情世故极其敏感的判断和拿捏,她一般不会与他人发生激烈冲突,因为她知道怎样柔软地以退为进让他人觉得舒服,她会乐于助人,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与他人交际。遇到矛盾时,她会口头附和,内心却有自己的理性评判,然后她会对自己进行合理的利益评估和保护,一旦做决定,便刚毅决然不回头。

 

她那种让人靠近时如沐春风的感觉很容易吸引男子,所以她很幸运,身边似乎总有男子守护她的成长。从十二岁开始时她遇到同桌Q,算得上是第一个她喜欢的人,而她喜欢他,完全是因为她觉得他像自己的一面镜子,他说的话就是她想说的,他做的事都是她喜欢的。他喜欢折纸,为她折过九十九只千纸鹤,一瓶各色彩纸的幸运星,周末两个人骑车满城市乱逛,在风里有说不完的话,在溜冰场里听着黑豹乐队的音乐牵手滑冰。在班里有男生欺负她时,他为她挺身而出保护她,事后又偷偷递送小纸条安慰她,上面写着:我是你身后不灭的灯火,无论你何时回头,我都会一直为你点亮。年少的她曾为这句话感动得热泪盈眶。

 

她和他在一起时就像和另一个自己生活在一座漂浮岛上,但是她一直不确定他是否也喜欢她,她迟疑了很多年都没有问,他只是说他们的关系比朋友更高一层,多年之后,她才知道这种关系可以称为蓝颜知己。从十二岁初中到二十一岁大学毕业,他们始终在同一个城市里,彼此的关系远远近近地维系了九年,她知道他一直没有女友,她也一直在等他回应。直到大四那年冬天,她接到了他的信,她拿到那封沉甸甸的信时就有一种奇怪的预感,预感他们之间要以某种方式结束,那将是一封分手信。

 

果然不出所料,他在那封信里告知她不要再等他了,因为上大学后他第一次意识到了真实的自我:他爱上了同宿舍的男生。这种认识曾带给他毁灭性的打击,导致他抑郁了一年,完全无法接受自己,在那段时间里,给她写信成了他精神上的慰藉,而他现在只能对她说声对不起。

 

她读完之后,独自在教室里号啕大哭,仿佛一座带着美好幻想累积了九年的华美宫殿在她眼前瞬间崩塌,两个曾经在漂浮岛上尽情嬉戏捡拾欢乐贝壳的孩子就这样在现实面前止步了,他们的关系,再无延续的可能。她生平第一次,被残酷的现实碾压,在看到真相的那一刻,她已失去了进入他世界的资格,那条守护她九年的友谊丝带就此被剪断。

 

于是二十一岁毕业那年,她选择离开故乡那个灰色黯淡令人伤心的二线城市,独自前往上海找工作,她生平第一次坐地铁,从上海火车站到世纪大道,走出地铁站的那一刻,当她看到四处鲜花盛放、道路整齐宽阔,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忽然有一种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的错觉,她觉得自己的前二十一年,仿佛没有活过。

 

而就在一年之后,她在这座城市里遇到的另一个人几乎改变了她的后半生。

 

故事讲到这里她就停下了,他问她,是那个干柴烈火的吗?她说是的,但是该轮到你讲了。他说,你讲得太文艺了,下次我要换种方式讲,用撩人的细节来征服你的野性。她说,我感性起来温柔如水,理性起来面目全非不是人。你征服不了我。他说,别忘了,我可是个战无不胜的猎人。 

 

她在黑暗里轻笑了一下,闭眼睡去,梦里全是白丝带从空中飘落的画面,背景是年少时的天空,湛蓝高远,一尘不染。

  2 4
评论(4)
热度(2)

© 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