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2018年6月21日发布处女专辑《空生花》,实体CD现已开始预售。

购买地址:http://www.musikid.com/new/project/3626

2017年独立出版了诗集《温暖之后,重逢之前》,现已开售,如欲订购请私信。

2015年独立出版了小说处女作《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

原创文字转载请署名作者及出处。

 

小说:寂静杀戮 06 深夜交锋

文/蓝莲
 

五月下旬的一个周日,她应邀去周边的W城进行一场民谣演出。从中午开始一切就显出不安的迹象,因为找不到最合适的那个变调夹而拖延了出门的时间,上了出租车之后又一路堵车,最终快到火车站时才意识到已经来不及赶上预订的那趟火车了,但她却因为手机无法联网不能进行车票改签,只能到火车站的改签窗口办理。

 

每次她在台上唱歌时总能自信地把握全局,但是多少还是有点演出前焦虑,这些旅途中微小的差池让她心里毛刺丛生,再加上行李繁重,腹中饥饿,她的情绪有点低落。

 

他从她中午出发时就开始在微信里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这才知道他年轻时所做的乐队后来非常成功,乐队成员毕业后都没有找工作,而是全国巡演,奔走于各大音乐节,还为一支国外大牌乐队的来华演出做过暖场。他说他当年因为身强力壮,乐队里最重的乐器都是他来背,辗转于各个城市的绿皮火车。那时他经常抱着琴,探出火车车窗吹风,年轻的脸上写着自由,心情轻舞飞扬,所到之处都是洋溢着欢乐的年轻脸庞,演出时他会打印一张很帅的黑白照挂在麦克风前,并写上自己的QQ号,这个聪明的举动让他成为了乐队里粉丝最多的成员。他QQ里有大把的女粉丝频献殷勤。他晚上要给她讲的故事就是他和一个女粉丝在火车中转站发生的故事。

 

他零零碎碎地预告着这个故事,直到她坐上去W城的下一班火车,通过和他聊天,她的焦虑得到了缓解,她其实挺喜欢这种他与她同在分享当下的感觉。他们约好晚上等她回程时再讲细节,他说多晚都等她。

 

演出进行得还算顺利,与预期的一样,安静、深情又略带调侃的暖心式民谣演出。由于结束的时间比预期稍晚了一点,她不得不背着繁重的琴包一路小跑,结果因为看手机里的车次没注意脚下的台阶,连人带琴扑通摔倒在地,膝盖也擦伤了,她顾不得这些,爬起来接着小跑,最终气喘吁吁地赶上了最后一班回程火车。

 

她把伤口拍给他看,他发了个调皮又心疼的表情,她说你可以开始讲故事了,以此缓解我身体的疼痛。他说,我先打预防针,今天晚上的故事比较重口,看看你能否接受这种新的讲述方法。她说,我又不是二十岁的小姑娘,来试炼一下啊!

 

他把这个故事称为:中转站里果儿的故事

 

虽然他早已忘记自己那一年为什么是一个人去H城转车,但他清楚地记得整件事的细节。当时他要在H城停留三小时,然后搭乘去B城的火车与乐队其他成员会合。

 

在此之前他在网上已和那个迷恋他的女粉丝果儿聊了三个月,那个女孩子非常喜欢安妮宝贝的文字,自己也模仿她的文风写,可惜总也写不像。她说比起物质华贵包裹下的忧郁,她更相信大多数人是带着一种自卑感在底层用骨血挣扎着生存,这种悲苦的忧郁比虚假的无病呻吟更鲜活、更真实。这种个体的卑微感让她对人生很幻灭,一想起每个人此生都摆脱不了庸俗堆积起来的空洞生活,她就想去死,像海子一样卧轨,从人间瞬间彻底消失。

 

他凭借敏锐的感知力,用一些文艺而温柔的语言安慰她,告诉她世界底色虽然灰暗,但至少有音乐、文字、电影作为一种共通的方式去换取我们对伤害的原谅,就像你置身于黑暗林中朝前走,总会经过阳光斑驳,哪怕阳光是碎的,它也会照在你身上,说不定我就是那点阳光。与其深陷徒劳幻觉,不如坦然接受食色之欢,幻觉是基于现实的谎言,但身体的真实渴求却从不撒谎。

 

她问他反正最终一切都会失去,为什么我们还要一生寻找,我们凭什么要创造美好对这样一个令人窒息的世界温柔以待?

 

他说,为了打碎幻觉。不如我们见一面,看谁是对的。

 

她说,如果见面你能说服我,我就从此走向光明。

 

于是他们在火车站的肯德基见面了。女孩二十岁不到的样子,画着淡烟熏状,齐耳短发,纤细的脖子上戴着一圈黑色蕾丝项链,她身穿黑色蕾丝露肩短裙,脚穿黑色绑带凉鞋,纤细的皮质细带高高地绑住白皙的双腿,像日本漫画中走出的少女。

 

他们点了可乐和炸鸡,说了一些寒暄的话,他说他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说服她。女孩一脸忧郁的面色,一直腼腆地不怎么敢说话,当他像位导师一样把道理语重心长地都讲完之后,他们沉默地对坐了一刻钟。终于,在可乐甜腻的滋味和炸鸡辛辣的味道混杂的气息里,他清楚地听到她说了一句,我累了,想去旅馆休息。他一瞬间明白什么意思了。

 

那时他也年轻,开了房间之后他就坐在旅馆的床上看电视,女孩与他并排坐着,然后主动拉他的手,抚摸他的大腿,他开始亲吻女孩的耳朵,把舌头放进她的耳蜗里搅动,女孩一下子就开始兴奋地呻吟起来。

 

他开始持续地在微信里向她描述他与女孩做爱的细节,然后间接问她身体的敏感部位在哪里,喜欢哪种体位,会在床上摆出哪种撩人的姿势。她当时坐在出租车里,身体疲惫,大脑却格外清醒。她反问他,你这是在和我文爱吗?如果是,不如直说,我文笔那么好,保你满意!他没有体察到她的愠怒,继续不停追问她性爱方面的问题。她再度反问他,你今天这样讲故事是为了试一试我在性爱方面的段位和开放度吗?那么我告诉你,我结婚多年了,早已不是青涩少女,你不必拐弯抹角地显示你的床上功夫多么厉害,你说的那些我全试过,如果你接近我是为了和我上床,不如直说,有本事就来我的城市直接找我,看你能否成功!你这种虚伪太可笑了!如果你还打算继续用这种方式和我聊天,小心我拉黑你!

 

他开始向她道歉,承认自己的确想以这种方式与她聊一些亲密话题,他承认他看了她的视频后有点心动了,他一直在尽力控制自己。她还在为他不够真诚的聊天方式而生气,半信半疑。

 

她在凌晨时分到达家门口,从出租车里出来后,她坐在家门口的石阶上,想安静地透一透气。半空里一轮圆月洒下清辉,均匀地照在门口的路面上,仿佛把坚硬的地面化为了一面灰色的忧郁之湖。

 

她哀伤地回复他,我的生命中已经八年没有爱情了,而且也不相信在这个年龄里还会出现,干柴烈火的爱情早已遇到过,如果你采取这种伪善的方式来和我沟通,那你连通向我世界的路都没找到呢。能被允许进入我世界的人,都必将过时间的历练和严格的筛选。我心里住着一个王子,拿着他爱情的水晶鞋四处匹配,只有符合资格的灰姑娘最终才能进入我内心的圣殿。我从不在意世俗规则,对我来说,这样的灵魂必定万里挑一。 给你一次机会,今晚不拉黑你,如果我年轻十岁,现在我们估计已经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陌路人了。

 

他说,明白了,是我自己太心急了,谢谢不杀之恩。我其实也没有你想象得那样无耻,食色,性也,这是男女之间不可避免的话题,不如开诚布公地谈论。还是先等你讲讲你最热烈的爱情故事吧,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获得你的青睐,才能影响你的人生。

 

她说,好,改天有时间讲给你听。人与人之间聚散离合都很玄妙,亲密关系是脆弱而奢侈的东西,所以要用诚意来珍惜。

 

他说,我会珍惜,今天这场深夜交锋虽然被你瞬间看穿而完败,不代表我们之间没有其他可能。

 

她说,你已经在我的丛林里迷失了,亲爱的猎人。

 

她关掉手机,踩着撒满月光的石阶回家。打开家门,满屋黑暗,无人为她留灯,在寂静的黑暗中,她恍然想起,多年以前的那场爱情,也是从撒满月光的石阶上开始的。

  3 5
评论(5)
热度(3)

© 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