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2018年6月21日发布处女专辑《空生花》,实体CD现已开始预售。

购买地址:http://www.musikid.com/new/project/3626

2017年独立出版了诗集《温暖之后,重逢之前》,现已开售,如欲订购请私信。

2015年独立出版了小说处女作《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

原创文字转载请署名作者及出处。

 

蛛网与蝶翼

文/蓝莲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思考现实与幻觉这个问题。

我曾坐在春天的草木丛中质问自己内心的情感是否真实,我曾迷失在年轻时某个炎夏与一个男人共同走过的光影之下,我无法分辨出哪一部分是真实的现实值得索取,也无法分辨出哪一部分属于情感升华出的虚幻让我值得付出。

像是被卡在蛛网上的蝴蝶,每振翅一次,收紧一分,疼痛随之靠近一分,但每一振翅,又发现散落的蝶翼尘埃在阳光下美丽异常,如一首不知消亡将至的挽歌。

有一些事情提醒我,感情是一种无法被消灭只能被隐藏的东西,而其实这只属于感性管辖范畴的猛兽,带着原始欲望,从来就不愿在夜里安息,在日光下,理性的铁链让它暂时臣服而已。

我是自己的君王,也是自己的奴隶,我的挣扎来源于现实理性从善良中生出的束缚,别人认为的幸福生活,在我这里成了一个受害者享受到的优待,我无法说出什么,只能在沉默中压抑。

我偶尔哭泣,是因为看到这种清醒的事实却又无能为力。我的表达,在歌唱时也是隐忍的,因为我似乎生来就被隐忍二字戴上魔咒,我不相信它,我只是无能为力,在道德与责任的枷锁里尽情舞蹈,忠于人们定义的善,而我却不认同。

我用自己的方式追求我心仪的浪漫与自由,我在疼痛中努力付出,我不愿意离开卡住我的蜘蛛网,因为我找不到其他的方式看到阳光下闪闪发亮的蝶翼尘埃。

我随时间送走自己的情绪,一点一滴,我在每一首歌里写自己和他人,为了铭记我所在乎的某种存在,我不要瞬间湮灭,我要微微的疼痛伴随着长久的同在。

如果你非要让我说,我只能说,爱是一个人的事,别人只是装饰,我只是在爱我自己,或者说我其实更爱我自己,仅此而已。

  17 3
评论(3)
热度(17)

© 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