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2018年6月21日发布处女专辑《空生花》,实体CD现已开始预售。

购买地址:http://www.musikid.com/new/project/3626

2017年独立出版了诗集《温暖之后,重逢之前》,现已开售,如欲订购请私信。

2015年独立出版了小说处女作《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

原创文字转载请署名作者及出处。

 

小说:寂静杀戮 06 深夜交锋

文/蓝莲
 

五月下旬的一个周日,她应邀去周边的W城进行一场民谣演出。从中午开始一切就显出不安的迹象,因为找不到最合适的那个变调夹而拖延了出门的时间,上了出租车之后又一路堵车,最终快到火车站时才意识到已经来不及赶上预订的那趟火车了,但她却因为手机无法联网不能进行车票改签,只能到火车站的改签窗口办理。


每次她在台上唱歌时总能自信地把握全局,但是多少还是有点演出前焦虑,这些旅途中微小的差池让她心里毛刺丛生,再加上行李繁重,腹中饥饿,她的情绪有点低落。


他从她中午出发时就开始在微信里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这才知道他年轻时所做的乐队后来非常成功,乐队成...

  3 5

小说:寂静杀戮 05 蓝颜丝带

文/蓝莲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是在迷踪群讨论八零后怀旧主题那天把C拉进群里的,C与她是相识十年的老友,他们最初就是在群主的音乐论坛里认识的。那时C还是一个大四的学生,他毕业后来了上海,C介绍金属乐、新古典、新民谣之类的音乐给她听,而她则见证了C从一个青涩少年成长成一个奇男子的过程,他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知道对方生命里所有的秘密。关于C的故事,后续再讲。

 

迷踪群里那天的讨论异常热烈,大家纷纷列出了童年的回忆:绿皮跳跳蛙、画片、铁皮文具盒,恐龙特急克塞号、机器猫、魔神坛斗士、圣斗士星矢、乱马二分之一,接着大家又列出了童年的历险,掏鸟窝、捉知了、翻墙、下河游泳、摔泥巴……

 ...

  2 4

小说:寂静杀戮 04 自杀未遂

文/蓝莲


房间里的茉莉花开了又落,旧花已开完,新蕾还未长成。她时不时会看着那些花蕾想,凡事有所期待,必在寂静中发生。


她一直在等S继续讲述他的初恋故事,可是他似乎一直很忙,不停开会,晚上参加酒宴应酬,白天上班时他们偶尔也会聊几句,她问这样会不会影响他的工作,他说即使忙,也特别想和她聊几句,因为觉得一和她说话就很开心。


比如有一次,他喝酒时偷拍自己盘中的蜜汁鹅肝给她看,她说你要是和我聊得太开心了,会不会在领导很严肃地讲方案时,你笑得喷领导一脸鹅肝。他说,如果这样,我会对领导说,领导,来,我帮你把脸上的鹅肝扫到地上,以表我肝脑涂地的决心。她在手...

  9

小说:寂静杀戮 03 交换故事

文/蓝莲


五月是茉莉花的季节,她买了一盆花蕾繁多的茉莉花放在客厅角落的三角花架上,夜晚来临时,满室芬芳。


五月中旬时,断断续续的聊天让他们对彼此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他说他已结婚十年了,有一个儿子,她说她结婚七年,有一个女儿,刚开始上幼儿园。他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和别人分享那些故事,而她是一个最合适的倾听者。他愿意把他生命中那些闪光的日子讲给她听,或许有一天她能写进书里。作为交换,他也想知道她生命里动人的故事,以及她那些民谣歌曲背后的真实故事。


在她的孩子已经入睡,而丈夫还没回来的寂静夜晚里,那位猎人S便开始如数家珍一般讲述自己的故事。他有丰富

  9 1

小说:寂静杀戮 02 猎人的钩子

文/蓝莲


在家里最寂静的时候,她坐在电脑前就能听到鱼缸里红色金鱼喝水的声音,金鱼每天沉默着游来游去,像要啄破鱼缸似地不停摆动身体,任何时候看起来它似乎都在觅食,而无论什么时候去喂它,它总能吃下几粒面包屑大小的彩色鱼食。她一直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丈夫为了支撑家里的经济开销,几乎每天十点以后才回家,这种把家当旅馆的状态已经持续将近一年,他们的关系在一种相敬如宾的虚假安好中勉强维系着,每天说不上几句话。她的业余职业是翻译,白天有时一个人在家里做少量的翻译工作,除了做家务和照顾小孩,其它空余的时间里她弹琴、练唱、写歌、录音,在幻象里逃避。


一天晚上...

  10

小说:寂静杀戮 01 一切从迷踪开始

文/蓝莲


她叫 L。


作为一个三十出头的家庭主妇,她长期一个人在家的生活就像生活在一个游泳池。日常家务,忙碌琐碎,奔东跑西,采购烹饪,照顾上学的孩子,如同游泳池水面上一目了然的欢乐喧闹。这是谁也无法逃脱的理所当然的现实基础,而实际上,在无法抗争和改观现实的精神层面上,她就像生活在一个游泳池的池底。


在用短促屏息换来的水底寂静中,充满了陌生的局部躯体,她把身体的欲望埋进去,迟迟不想出来。这种感觉,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丈夫长期加班晚归。中年的婚姻,像晒干储存的桂圆,外表圆润,颜色无奇,内核还有一丝丝因家庭完整和谐带来的甜意,但多半,已经是空的,只是...

  10

被命运走错的棋子

文/蓝莲


她从桥上经过那片开满黄花的荒野时,他正在桥下仰望飞过头顶的一群乌鸦,城市里不该有这么多乌鸦,他默默地想,但这是城市郊区的边缘地带,出现这种黑色的鸟也无可厚非。


她从桥上走下来时恰好看到了他从河边往岸上走,他悄悄地把手中一指长的水果刀藏在脏兮兮的牛仔裤屁股上的口袋里,顺势把刀小心翼翼地摩擦了一下,擦掉上面刚刚沾上的鲜血。


她走过来向他问路,问他阳光新苑怎么走,她要去那里看看能不能租到便宜的房子。他问她是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这里找工作,她点点头,一张年轻而洁白的脸藏不住半点秘密,或者说,她干净得还没有什么秘密可藏。


二...

  18 3

少女与乐手(二)

文/蓝莲 (图片来自网络)

从头阅读:少女与乐手(一)


B 乐手沈琴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低着头过我的人生,如昆虫寻找光源一般,我只是偶尔抬头,带着我能表现出的最不屑的表情,但这表情背后能支撑我不屑的理由,其实寥寥无几,我也不过二十七岁,说什么看透人生看破红尘都是牵强附会的故作姿态,所以我选择了一种恰好相反的姿态来活着,如果你想了解我到底是如何活着,请你读完下面的故事,但前提是不要害怕我。


那个六月晴朗的黄昏,我只是在八分之一节奏的间隙之间,带着最不屑的表情在无意之中抬头看了看人潮尽头的高墙,恰巧就看到了那个穿着白色齐脚仙女长裙的女孩,高高地

  5 1

少女与乐手(一)


文/蓝莲 图 @三山七鸦 
 

A 少女甘蕊

我叫甘蕊,甘甜的甘,花蕊的蕊,十七岁,处在一个长大与未长大的临界点。为了观察这个临界点如何变化,我十分喜欢对镜梳妆,像观察月亮变化一样凝视自己的脸庞。长久凝视的结果是,我看到的不是一个普通的乌发黑眼面若银盘的少女,我看到的是无数个分裂的自己在镜子前分裂,又在镜子前重聚,她们是否分得明晰或聚得彻底,完全取决于天气和心情,我对自己这种迷幻的失控既爱又怕,当老师在课堂上提到迷茫这个词时我脑海中出现的就是分裂的自己无法重叠在一起的模糊样子。


我不喜欢学校,那里充斥着一种真诚的虚伪,一种用老掉牙的论...

  13 3

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蓝莲独立出版的处女作

2014年,写了一年的字,一部青春小说,四十二篇絮语。

蓝莲独立出版的第一本书,《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现已接受订购,喜欢的朋友请私信我询价购买。

薰衣草明信片上月已送完,现在订购可获得其它神秘小礼物。

书的内页采用米黄色道林纸印刷,质感细腻,不伤眼睛,独立印刷四十册,算是限量版处女作:),目前已销售过半,欲购从速哦!


写这部小说是为了一个约定,追忆曾经的似水年华。

那些絮语是日常生活中的思索,却有幸在网上得到了许多人的共鸣。

在最近收到的一篇评论里,有人称我是“灵魂灯光师”,心中顿生感动,还有许多默默关注我的人,在黑暗中通过文字...

  38 4

艳遇就像一场太阳雨

文/蓝莲

那个寻常的冬日,他在南方城市里经历了一场不寻常的艳遇。


他在情人节凌晨时分下楼买烟时看到一个女子在他家楼下的公园边刷手机,这个女子大约二十三四岁,身材高挑、面容清秀,女子穿着浅蓝色紧身牛仔裤,藕荷色短袖阔领上衣,两侧肩胛骨故意露出两条黑色的内衣带。这是他倾慕的女子模样,他便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靠近她。当他就要经过她时,他听到她用很轻的声音问他,去吗?

他心中一喜,回头问她,多少钱?

一百。


他跟随她穿过漆黑的公园小径,闻到南方城市深夜时分的榕树香气,他们一路不曾说话。她带他走进了一个小院落,那个院落实在太小了,小得竟然没有一株植物,然后她带...

  13 4

给陌生人的情人节礼物——新书发售

2014年,写了一年的字,一部青春小说,四十二篇絮语。

蓝莲独立出版的第一本书,《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现已接受订购,喜欢的朋友请私信我询价购买。

前九位订购的朋友送薰衣草明信片一张,以及一份神秘小礼物。

书的内页采用米黄色道林纸印刷,质感细腻,不伤眼睛,独立印刷四十册,算是限量版处女作:)。


写这部小说是为了一个约定,追忆曾经的似水年华。

那些絮语是日常生活中的思索,却有幸在网上得到了许多人的共鸣。

在最近收到的一篇评论里,有人称我是“灵魂灯光师”,心中顿生感动,还有许多默默关注我的人,在黑暗中通过文字与我靠近,让我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有千丝万缕的温暖关系。...

  38 7

疑云重重之后 沉默对抗冷眼

(图 @一湾浅笑  文/蓝莲)

从头阅读

续接前篇:从此处剥夺,在彼处散落

发件人:苏贞

收件人:冷枫

时间:2010年11月30日 22:25


冷枫: 


愿你安好。继续我的故事。


我弟弟五个月时得了一次很严重的感冒,半夜里高烧到四十度,送到医院里抢救了一夜,终于平安无事。父母本以为弟弟只是得了一次感冒,结果却被告知弟弟患有一种无法治愈的先天性心脏病,这种病在年幼时特征不明显,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发严重,需要用药物长期维持,而且这种药物的价格不菲。


这些事是在弟弟病愈回...

  13 3

冷百合(下)


(图 @Karl LoFoTo 文/蓝莲)

续接:冷百合(上)

他们回到旅馆时已是黄昏,一进房间就听到窗外下起了急雨,哗啦啦的声响如同海浪拍打着玻璃窗,他放下背包,走过去拉上酒红色的丝绒落地窗帘。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洗澡。虽然已平静了许多,但她的情绪仍然十分低落,她让他帮他拉下裙子后背上长长的拉链,当他的手指滑过她后背光滑潮湿的皮肤时,她却有意闪躲,不想让他碰她。他在她身后不动声色,身体却在努力克制着欲望,那种克制如同一个人抿着嘴努力保守一个秘密。


她浑身赤裸着进入浴室时,他说,我先打电话订晚餐,请服务员送来。她点点头,没有说话...

  15

从此处剥夺,在彼处散落

(图/ @极致高清人像  文/蓝莲)

从头阅读

续接前篇:四季无痕人渐老,一泓静水日光悄


发件人:苏贞

收件人:冷枫

时间:2010年10月26日 22:25

主题:来自苏贞


冷枫:


愿你安好。继续我的故事。

六岁那年八月的某个夜晚,外面没有一丝风,花草树木统统静止如同雕塑,空气中似乎充满了一种无形的抗衡,弥漫着一种被压抑的酝酿。


晚饭过后母亲早早地帮我洗了澡,哄我上床睡觉,见我已进入渐渐入睡的状态便帮我放下白色的蚊帐,在凉席下掖好,又将那年新买的一台电风扇定好时间,设置成摇头

  3

四季无痕人渐老,一泓静水日光悄

(图片来自网络 文/蓝莲)

续接前篇:山重水复之后,不知是否从此是路人

发件人:苏贞
收件人:冷枫
时间:2010年10月23日 08:55
主题:来自苏贞
 
冷枫:
你好。谢谢你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说愿意倾听我的故事。愿我的故事能陪你度过在户外数月采风拍摄的漫漫旅途。
 
在你的世界里,时光的样子大抵也不过如此吧,有时是一闪而过的崇山峻岭、山涧溪水,有时又如缓缓无尽头的单调长路。
 
而我觉得幸运,能有一个千里之外的陌生人愿意理解我是如何成为今天的我,一个在童年时单纯到害怕看男孩眼睛的我是如何成为今天这个不知腹中孩子生父是谁的已婚女子。
 
1983年1月27...

  8 2

山重水复之后,不知是否从此是路人

(图 @FRIN 文/蓝莲)

我叫韩心,今年二十七岁,我的妻子叫苏贞,今年也是二十七岁。我们十二岁相识,一起度过了十年的成长时光,从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虽然我们一直对别人说我们之间是知己关系,但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毫不怀疑地认为我们是恋人。


大学毕业后她去了海城,我留在了故乡洛城。这分开的五年里改变了许多事,这些事如埋在我们人生故事中的伏笔,等待在日后的某个夜晚里颠覆我们心中秉承的所有认知。


我们之间有个年少的约定:如果二十七岁时两人都是单身,我们便结婚,共度余生。


三个月前的某个深夜里,我打电话告诉她,我的父亲肝癌晚期,希望临走前能看到我成家,我...

  29 6

万花筒背后的真相(下)


(图片来自 @一湾浅笑 )

续接前篇:万花筒背后的真相(中)

(注:全文后附有本长篇以往所有篇章,欢迎阅读,谢谢关注!)


爱情的绚烂,如孩童在万花筒中看到的斑斓图案和缤纷色彩,如果它太美,便会质疑它是否是真的,会想尽办法保留这份美,如果它不小心被摔碎了,便会唏嘘着说一切原来不过如此。


爱情的形式如流云晚霞变幻不定,置身于其中的人如在花中飞,雾中行:难以自拔的陶醉、掺杂谎言和质疑的真诚、热病般的自我分裂,这些都是它的衍生之物。与生活有关的爱情以婚姻形式作为终结,在婚姻以外的爱情形式以时间洗练后的分离为结局。细想起来,二者不过是玫瑰与罂粟的区别,不过是开花结果与...

  28 16

万花筒背后的真相(中)

(图文/蓝莲)

续接前篇:万花筒背后的真相(上)

所有的似曾相识都是错觉。


在漫长的时间面前,这种错觉让每一场经过看上去都像是永恒的经过;在永恒的经过尚未到来之前,只有不断的重逢与告别;在重逢与告别的循环背后,是生生不息的因果关联,所有的等待和悲喜深锁其中,酝酿成一场又一场情难自禁的密谋。面对欲壑难填的内心需索与平凡生活的缓慢倾轧,为情所困的人都愿睡在爱欲绵绵的玫瑰之上,不愿承认自己透支深情后隐匿的遍体鳞伤。


L站在正对地铁口的一株香樟树下等V的到来,接近正午的阳光把她的影子照得很短,好像她是在和另一个瑟缩的自己一起等他。明亮的阳光在地铁口透明的玻璃...

  15 2

万花筒背后的真相(上)

(图片来自 @马华in杭州

续接前篇:贫穷是理想生活的破洞 

喜欢回忆往事的人往往情深意重,这些情深意重潜藏在内心饥饿的角落,等空虚的风在不经意中吹来,等心里的缺口在安静时打开,便如电影回放一般,在脑海中投射曾经美好如初的完整世界,慰藉空空如也、乏善可陈的现在。


作为一种自身保护,这场关于自己人生的电影往往滤去杂质、阴影和伤害,只留下屏幕上的美轮美奂、风轻云淡,而不会再现那些瑟缩在暗处的不堪。事到如今,我们难以分辨,我们爱的是自己付出的情感,还是接受情感的对方;我们难以分辨,在真实与虚伪背后,所有风花雪月的动机是爱情,还是以爱之名为所欲为的欲望;我们难以分辨...

  25 4

贫穷是理想生活的破洞


(图文/蓝莲)

续接前篇:在时间的空隙里命运交错 

当一个时代要求人们以终生的辛苦劳作来换取一份居有定所的安稳,这种超负荷赚钱的要求不可能让人安稳。时代对金钱的追捧如一场海啸,让每个置身其中的人除了疲于奔命,别无选择。赚钱的欲望化成无形的车轮,倾轧在每一颗渴望简单幸福的心上,那一颗颗花瓣般柔软的心,在反复揉搓中变成了血肉模糊的残酷风景,像一块带破洞的窗帘,日日挂在眼前,即使以骄傲的眼神摈弃它,现实的阳光依然会毫不留情地将它刺穿,照亮充满虚假光辉的理想生活。


自从那年九月L和F确定恋爱关系后,两个人的关系如同清泉流过石板一样自然而然地向前发展。她每个周末都会乘车从城市的东边到...

  36 3

在时间的空隙里命运交错


续接前篇:当你的双眼饱含深情的泪水时 

“命运交错”这个词,在许多人的字典里是一个带着悲剧性和毁灭性的词汇。命运往往与时间联手,带着不可逆转的威严主宰着每个有情之人,而交错往往与深情有关,在暗处上演密不可分的缠绵悱恻,在情感的滋养下如藤蔓植物,螺旋上升,倾尽气力想要达到至高顶点。而一个“错”字隐藏其中,结果难免从悲中催生出美,这种美微凉、意外,如同寒夜里一闪而过的极光。


V在圣诞节前夕发给L的邮件如石沉大海,过了几天,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情给她发了一条短信,问她是否收到了他的邮件,依然没有回音。他猜想她可能已将他彻底从她的世界里清除干净,只需轻轻一按删除键,他的手机号和邮箱地址就...

  43 4

当你的双眼饱含深情的泪水时

(图片来自网络)
续接前篇:
思念的中心是欲望的漩涡 

面对生活的姿态有许多种,有人昂头迎接激流、锋芒毕露,有人放低自己、谦卑而行。抚平伤痛的方式也有很多种,有人畏缩逃避,有人愁肠百结。其实在别人眼中的自己,远比自己心中的暗影更明亮。如果刚好注视你的双眼饱含深情的泪水,那么你会发现,自己的样子,原来如希望一样清澈。


再次见到F已是九月的第一个周六上午,L穿着粉白色的齐膝纯棉连衣裙、背着黑色的琴包站在他宿舍楼入口处的一株法国梧桐树下等他,接近正午的阳光明亮耀眼,透过树枝的缝隙漏下来的光把裙子的颜色照成了几乎发白的粉,如春日镜头下逆光拍摄的樱花花瓣颜色。


他穿着...

  24

思念的中心是欲望的漩涡


(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长出青苔 )

续接前篇:快乐取决于你选择活得有多轻 

人如迁徙之鸟,选择一座城,安放生命里的一段时光,混入陌生的人流,淹没自己的孤独,又在夜阑人静之时,把头转向故乡的方向,距离越远,思念越甚。在思念的中心,欲望丛生如梵高画作中的星空漩涡,延伸至黑色的天幕尽头,那里有无声的纠缠、无尽的索要和目光无法企及的斑斓。


初见阿姆斯特丹是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正午,天空湛蓝,视野开阔。V坐在开往学校的公交车上,沿途经过一座座色彩精美、规划整齐的建筑,如在一座玩具城中穿行,不时看到贯穿市区的运河,如城市的青色血脉。河两旁停靠着各色小游艇,鳞次栉比,井井...

  26 5

快乐取决于你选择活得有多轻


(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长出青苔 )

续接前篇:命运藤条与崭新空白 

生活是一枚一翻两面的硬币,在一面呆的时间久了,就会想到另一面去,或者有另外一个人帮你把这枚硬币翻过去。


八月初,天上流云地下流火,无处不在的晃眼阳光足以把大街上一切潮湿阴郁的东西蒸发掉。L背着新买的蓝色吉他,坐上一辆绿白相间的公交车从黄浦江的此岸到彼岸去找F,车辆驶上一座宏伟的斜拉桥,清凉的江风灌入车内,吹起她一侧脸颊边垂落的几绺黑发,高高的发髻绾在脑后,发髻中央一根银簪穿过,簪子的一端嵌着水钻拼出的透明五瓣花。她穿一身简约的荷叶领白色连衣裙,腰间一根细细的黑色丝带束成蝴蝶结,松弛地依附...

  42 9

命运藤条与崭新空白


(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长出青苔 )

续接前篇:从陌生中来,到陌生中去 

这个世界,总是以闪光华美的表象吸引短暂经过的每个人为之倾慕、留恋。穷尽一生的努力,无非是为了两件事,一是证明,二是体验,用体验去证明存在。而最难证明的,是每个人本身的存在。本以为循着自身命运里那根曲折生长却看不见的藤条,便能看到自己如何存在,不料最终的事实是,在藤条的另一端,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窗外夜色浓重,V独坐在桌前,一盏孤灯把他落在地上的影子拉得很长,影子遇到墙角,折成一个无法辨认的形状。他摊开自己的手掌,愣愣地看着杂乱无章的掌纹,那些嵌入肌肤的掌纹像荒草一样冷冷地回望...

  22

从陌生中来,到陌生中去

(图文/蓝莲)

续接前篇:十字路口与林中小径 

两个相爱的人,如果最终没有结婚,步入另一段以亲情取代爱情的旅程,那么只有另外一种结局,从陌生中来,到陌生中去,但来时的那个人和离开的人,早已不是同一个人,来时是一颗心,离开时却是把对方的心也带上了。为了区分这颗心的不同,索性把名字也刻在了心上,只为——念念不忘。


L如约在车站等V,她到的时候他还没有来,昏黄的路灯为站台上等车的几个陌生人披上了轻柔的金色外衣。她并不等车,便站在车站广告牌的背面,斜倚着广告牌的不锈钢柱子,湖蓝色的连衣裙裙摆在小腿和不锈钢柱子之间不经意地飘过来,荡过去。


她有备而来。在经历过那个房间被盗身体流...

  182 3

十字路口与林中小径


(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长出青苔 )

续接前篇:午夜流血的破碎花瓶 

每当V看不清自己的时候,他就禁不住想回到自己曾经走过的地方,无论那个地方曾承载着他的欢喜还是悲伤。他只想回到那里,看看似曾相识的旧时风景,即使见到的一切可能早已物是人非,他知道,只要身在那里,就能看到过去的自己向现在的自己走来,一样的面孔,一样的穿着,只是容颜更年轻一点。人们称这种情绪为怀旧,他却把它当成一种理解自己的方式。


这就是那个五一假期他选择去大连的原因,他忽然将那个如光芒般疾速闯入他世界的女子拒之千里,就是因为他看不清楚脚下的路何去何从。她邀请他出去吃冰激凌的那晚他正在全力备战...

  14 1

午夜流血的破碎花瓶


(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长出青苔 )

续接前篇:钉入脑海的房间 

比起生活大幅的平淡背景,人的一生中能够真正感受到色彩斑斓的时刻并不多。大多数时候,人们活在一种不自知的渴求中,这种渴求既处于本能,又出于心中的贪恋,对于刚刚品尝到爱之浓烈的人来说,尤为如此。


在和V度过一个用激情染醉天空的夜晚之后,那个房间如同V馈赠给L的一幅油画,钉在她的脑海中,闭起眼睛便看到一片层层叠加,粘稠涂抹的绚烂色彩。许多个午休时刻,她就独自坐在公司写字楼后的长凳上,对着炫目的正午阳光,一遍一遍欣赏画面里的每个细节,乐此不疲,始终新鲜。


而他却像突然消失了一般,已近两周没有与...

  21 5

钉入脑海的房间

(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长出青苔 )

续接前篇:在春风沉醉的夜晚初见 

二十三岁时V与L度过了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她在告别前的热吻是他始料不及的,那个吻像午夜的一道闪电,撕开了他身体的所有防备,他从未想到只是初见便发展到如此程度,况且他摊开双手,一无所有,甚至自己还在挣扎着离开这个他并不喜欢的城市。


在白天的工作时间里,他尽量靠理智控制自己不去想这道闪电,专注于邮件、电话、工程预算表、合同报价书等等带来的现实纷扰中,午餐时同事开的那些带脏字的黄色玩笑他也觉得似乎没有往日那样刺耳,只是附和地扬起唇角笑一笑,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专心去听。


下班后回到公司...

  15 2

© 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