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2018年6月21日发布处女专辑《空生花》,实体CD现已开始预售。

购买地址:http://www.musikid.com/new/project/3626

2017年独立出版了诗集《温暖之后,重逢之前》,现已开售,如欲订购请私信。

2015年独立出版了小说处女作《纯净的幸福,清澈的绝望》。

原创文字转载请署名作者及出处。

 

执镜寻火

文/蓝莲

内在其实发生了很多激烈的事,只是我不肯轻易写出,需要找到一种轻盈的落地方式来呈现它的美,以及不可思议。

自从被启发做了音乐,生活被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从前我是一个孤独的星球,以自己为中心旋转,现在却似乎看到了一些陌生的眼睛,听到了一些赞美。可是未必有人知道,我真的不敢把赞美太当真,我只是因为音乐传播的需要,被人看见而已。那些因为喜欢的靠近,在我面前,总要面对清晰的界限。

我知道自己是个内心情感丰富到溢满的人,这在现实生活中必须潜藏的秘密,变成了我多年来勇猛行走的力量,我把那些情感注入歌里,歌声是我的出口,写入诗里,诗歌是我的琥珀。我一边背负,一边放下,然后展示给我生命中到来的人看...

  8 5

温暖之后,重逢之前 [有声版]


文/蓝莲 播/段冇人 

手机版:点这里 

电脑版:点这里

所有相逢的初衷都是为了温暖
从单向的晦暗隧道行进
直到时间与等待汇于光明

在此之后,你是山间挥不去的薄雾
我是激流中兀自独立干涸的顽石

世间一草一木,一花一物
渴求的都是被呵护的珍惜
光阴里挂满了渴望的泪滴
无人能及

被你碰触,是难得的奢侈
无人能夺去的秘密
为了若无其事地继续生存
我们必须成全和原谅
每一场过不去的过去

所以每个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
证明爱情的存在形式
有人用琥珀
有人用死亡
有人用平淡的消磨

今夜我站在所有寂静的人群面前
听凭内心喧嚣无处可去

只是在永远重复的钢琴尾音面前
反复叩问
在温暖之后,重逢之前
此...

  8

忘冬

文/蓝莲

颔首低眉的一瞬
如同树梢与花蕾心意相通
那些肃杀冬日的隐忍感伤
便可不计前嫌地隐匿相忘

岁月里埋下的阴暗终于被阳光偿还
如同我在多年后用铺平的纸张
偿还你在昔日缺席的过往

天空的蓝,毫无保留地摊开
如同某种感情的展示方式
花蕊的香,肆无忌惮地流淌
隐秘脆弱的生之秘密赫然公开

在这个颠覆的季节里
用崭新的华丽掩盖旧伤
我们就可以若无其事地
继续向前,轻装上路

去赴一场为了忘却的盛宴
用芬芳压住腐朽
我们就可以从身体里长出
希望,寄托,生生不息

不辜负,不伤怀,
不迷惑,不慌张,
心有千花树
手捧万华光

  13

接受与不接受

文/蓝莲

外面的雨浇不灭内里的火
我质问苍老的过程
它如丝无影地缠绕我
是不是所有的拒绝反抗
就等同于默认接受
而停止反抗就意味着衰老

我坐在一艘漏雨的破船上
却还不肯下来
我赌上了一场梦的活
却看不到现实里那些不甘的死
缓慢逐一地死

隆冬了,雪轻轻落在死蝶的空壳上
我无处可去,你用冷漠顺遂我的失望
死去的人,总是分不清
自己究竟是死于外因
还是死于内因
我身体里的一部分
也在面临同样的疑问

  9

不见

文/蓝莲

你躲入春山不见我
春山里便有人听花落
你躲入夏日的湖心不见我
湖水的清波便碎成银河
你躲入秋风里不见我
秋风便一夜吹尽绿叶婆娑
你躲入冬日的枝丫不见我
大雪便悄悄覆盖我的每片萧瑟

不见 伊人不见 难为了时间洗欢颜
深情 深情不见 回忆的废墟上白露点点
还原 谁能还原 阴晴圆缺自古难全
别后 四季如常 各自天涯山高水远

  12

微尘

文/蓝莲

大地浸淫雨水
人们水波不惊
你走过我的心上
没有声音
我的呼喊
被纳入你心里的黑洞
回应万物皆空

你给不了的光
我哭泣着在别处寻找
你给不了的爱
我遗落在他人身旁

界限牵系着自卑
你的坚毅剥夺了我的决定——
是该先献出我的身体
还是先献出我的歌声

无人认领的孤儿站在雪里
如同山上的石木,亘古谦卑
你拒绝或承认我都没有关系
你只是我存在之上的微尘

此生我们已见过
这已经为死亡多披上了一件外衣
那些起舞的意义
将留给每一个不知身在何处的
光影清晨

  4 1

一天的总和

文/蓝莲

只有早晨的微笑是透明的
辛劳是一天里的正餐
中间穿插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插曲
可似乎总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标准

如同遇见一个人,又一个人
总有不同,但没有一个
能让你一劳永逸

我们是人群的分子
来去总和不变
我们天真地把这种动态的变幻
与永恒扯上关系

没有人听你的
没有人看见你
你一天的总和
不过是以一种慢性病的姿态
磨损、侵蚀、消耗生命的冰山一角
那里渗出一点血,一点爱
像秋后被收割的大地
在众目睽睽下赤裸地老去
任凭霜满天
任凭露满地

  1

我们终将一起干枯

文/蓝莲

为了延续和你的关系
我为你生下一个孩子
让我们的骨血化成一个人的样子
她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
只是和我们一样中度活着
既不能绝对自由地活
也不能相对自由地死

你是一个贪婪的花匠
种出来一朵花
还想种出满园的花
自生自灭
是你对一个人能做的最残忍的事
而牵强表现的热情与责任
让我无法聚拢心底对你的恨
也无法彻底晒干冷漠

你比我更快地被生活榨干
你比我更不知道爱惜自己
你应着门外的整个世界自残
只是毫无血光
我应着门里的整个婚姻自残
亦是毫无血光

我们终将一起干枯
在此之前,你的缺席
将在余生偿还
我要做的
只是从此刻开始习惯

  8

孤单的对峙

文/蓝莲

秋的孤单藏在被风吹开的蓝色衣襟里
那里有一场无人问津的盛宴
对峙着忧郁的贪婪

在远没有结束的艰辛时光里
你是我唯一期待的闪光点
可我似乎永远不可能
在你耳边,温柔婉转地
朗诵每一首与你有关的诗
演唱每一首倾吐忧伤的歌

我必定输给岁月的选择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
我唯一不知道的
是我们到底谁先选择了谁

我爱你带给我的世界
你站在那个世界的中央
我却在你的世界边缘徘徊
徘徊,与秋风的孤单为伴

我是自己的悬崖
你是自己的星海
我们面朝着缥缈
你赢得自以为是
我输得不留余地

  11

深夜的悲伤

文/蓝莲

我不能飞翔 也不能坠落
只能行走在 现实和理想并行的铁轨之间
迎着一辆朝我开来的列车
风声呼啸 如同挽歌
为虚空吟唱死亡的挽歌

我不能质疑 也不能屈服
只能穿行在 动机与目的合谋的迷宫深处
迈开生存无法停下的脚步
裙摆飞转 如同陀螺
为瞬间羽化永恒的陀螺

我在废墟上建造宫殿
爱上自己的深情
死于自己的鸿沟
你在对岸 他在对岸
他们在对岸
哭声低吟 如同漩涡
为岁月掉落哀伤的漩涡

  16

醒着睡去

文/蓝莲

人们为什么会在乎岁月斑驳
他们真正在乎的
或许是被岁月磨损的失去
当我在宽容与纵容之间反复跳跃
不肯回头时
你是唯一能让我的世界安静下来的人

你如同某种让人安定的阴天
如同一件恰好能让肌肤回暖的单衣
你是我的双眼无法流出眼泪时看到的局部
也是我在泪光中看到的全部

可我的哭泣显得那样没有缘由
当你的严肃与庄重让我如此害羞
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大的鸿沟了
而你,保留的幻象究竟又是为了谁
那是一个我不敢轻易戳破的答案

于是,我们就这样醒着睡去
在我们一起聆听的全部歌声里

  11

消磨

文/蓝莲

我们开始不说话
不,应该是
我们开始不说真心话

每一天在不同的地方
受到轻微的言语暴力的消磨
责任驱使的消磨
利己和利他此消彼长的消磨
像一块温润的玉
在皮肤、体香和粘腻的汗水中
温吞地磨损,直到死亡来临

此刻我能想到的最美的情话是
我憎恨被缓慢消磨的生活
我想和你一起死去

但这是不被允许的
因为许多个他人都比我更重要
这种真诚有力的挣扎
充其量换来又一个拒绝

我把所有能表达的都写了出来
你挑拣、你拿走、你剩下、你被满足
我空了、我枯了、我灭了、我干了

然后只是重复微凉的精彩过往
那些被复习的动人情节
在浓缩的片刻里被反复展示和晾晒

你用力地稳住我的幻觉不倒
怎知我早已在梦境里迷途
先是因为你在而迷途
后是因...

  13

交织

文/蓝莲

那一年的盛夏,带来了短暂的
仿佛永世晴朗的阳光
一棵站在原地的樱花树
因为过度的爱慕,变成了枯木

这场无声的热恋
在一种干燥的木香之上
成了我凝望的焦点
看似的某种被成全
被粉饰的幻象
在寂静中代替孤独
无声地安慰着我

安慰着那个住在心里的
真实的残缺的我
这个世界里看得见那个我的人不多
你是其中的一个
而我,从来都在你的计划之外
却不小心停留在了你的幻觉之内

当我想抓紧你时才有失去之说
当我摊开自己一无所求才能被填满

喜悦和压抑交织在一起
缀上锦绣,缀上希望
我就甘愿跋山涉水,离开这里
奔向那不可能的永世晴朗

在世间所有盛放的玫瑰之上
谁是阳光,谁是枯木
我不在乎

在世间所有干枯的玫瑰之下
让我是你的,而你
是...

  10

利刀

文/蓝莲

台风夹杂而来的暴雨让我只想到两种事物
仇恨与坟墓
我手持利刀却劈不开
这被理性和安稳牢牢禁锢的生活
我坐着、躺着、趴着、跪着
交换姿势和体位
但我仍然无法动弹

从源头就埋下的熄灭式体验属性
让悲伤更容易直入人心
而欢乐却多少需要附和及牵强
这多少的不确定取决于你的心情
而它无人问津

别人睡着的时候你却醒着
你无法与自己言和
也无法通过刺激满足自己
你只剩这被物质包裹的躯壳

你无人可想
也无人想你
你多么希望
这不是真的

你只能靠欺骗继续活下去

  17 1

控制

文/蓝莲

不算是去看烟火
却带着看烟火的心情去追求欢乐
所有的事物都齐全、安好、泰然
天气、云朵、浮风、虫鸣、温度、人物
以及该有的体力和负重

欢乐积蓄在等待和行进中
散去得却比烟火还快
饥饿凶猛、困倦来袭
你不至于失去对一切的控制
却对卡在空气中的半控制状态感到懊恼

我们原来就是这样衰老的
把权力还给他人
尴尬地挂在老去的树上
白绫未见,张力愈紧
不谈爱与性
只谈呼救的声音是否足够大
大到足以穿透
隔开引起关注的那枚冷硬的内核

你的心里
是否还有一双泉水般的眼睛在看着我
哪怕我已和你一样
面目全非
如灰飞烟灭的烟火

  14

私奔

文/蓝莲

我站在一座城与另一座城的分水岭
放不下甘,也放不下不甘
夏天把春天杀死
秋天即将消散夏天
我们势均力敌
用激烈勾出激烈

我只是不想败给自己
假如这算得上
一个值得信任的理由
在与不在,有时区别真的不大
但有时,又是天壤之别

特别是在那些欲望横生的夏夜里
泪水如沉默般无声
沉默如泪水般纵横

有某种事物压榨着我的爱
咳不出血
犹如窒息将至

应有的快感
死于中途路过的盈盈翠竹
死于脚踏实地的巍巍青山
再多的谈论
都不一定赢得了辜负和失望

所以,请邀请我
从今夜开始私奔
证明我尚未消失殆尽的某种力量

  11

千面命题

文/蓝莲

时间抽打我们
你抽打我
愤怒与绝望每一天都在惩罚

被压抑的,不止是
六月的艳阳和七月的白雪
激烈沸腾的,不止是
明知徒劳的反抗

被浪费的,不止是
不合时宜的爱情
可以做爱的身体
还有,无能为力

没有人是错的或者对的
因为我们活在千面世界里的
千面命题里
我掉进这些命题的深井里
激起一丝动听的涟漪
你刚好路过,看见
我沉入水底的瞬间

结局留白

  11

盲女的镜子

文/蓝莲

以前她从不知道自己的模样
这让她拥有一种安全的感伤
直到她遇到了一个专卖盲人镜子的男人
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

她和那个卖镜子的人达成协议
她每唱一首感动他的歌
他就给她照一次镜子

她唱了一首又一首歌
一首比一首更伤悲的歌
她看见镜中自己的容颜
清秀如水的脸和永远睁不开的眼

歌曲越伤悲她越想看到自己
卖镜子的男人却要求看她的身体
她拒绝了他的要求想要离开
可那面镜子总会让她回来

她唱着一首又一首歌
一首比一首更伤悲的歌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男人看着她的身体

当她再也无法忍受这种不能停止
她走向镜子打碎自己
当她再也无法忍受这种不能停止
她抓起碎片向他走去
当她再也无法忍受这种不能停止
她抓起碎片指向自己

  20

失眠

文/蓝莲

夜深,住在心里的孩子不安分
她不知道依靠什么入眠
没有人向她传达思念
思念的人不会向她传达

她依靠窗外猫的叫春
楼上恋人的争吵
炎热在风里的冷却
身边男人疲惫的鼾声

她依靠伪装美好和坚强的歌声
跌宕起伏的剧情
言此及彼的文字
自恋的幻想
以及幻想之外的观望

丰富足够的物质
让她见证自己空虚的尺度
和无法丈量的不稳定情绪

开心是需要理由的
痛苦则不需要
它像文竹一样爬满她的脸庞
郁郁葱葱,面目狰狞

她在睡梦里
每天杀死一次
那个住在心里的孩子

  3 2

残忍

文/蓝莲

年少时以为生活的残忍是
风花雪月男欢女爱不可得
如今才知道
生活的残忍是解剖、撕碎、路过每一个
心驰美好的自己
是无处诉说的忍辱负重
是流泪亦徒劳的不能伤悲

我的世界里没有绝处逢生
只有向阳而亡
庆幸的是,你只有一部分像我
是遗憾指向的那一部分
是干净所在的那一部分
其余的,与我无关

诱惑是不会停止的
克制也不会停止
有人试图杀死模糊的生活
没有拯救,只有继续
为了每一个成全别人的自己而活
为了每一个成全自己的别人而活

  13 2

饥渴而亡

文/蓝莲

没有在你怀里,这不是意外
在我之前,有太多的人泅渡
且死于中途

有一部分你是故意的
而另一部分,我是故意的
而我们不是故意造成的那一部分
成了某种不舍的精华

你要求我把最好的留下来
我把最干净的留下了
它们像洁白的床单
盛开着情欲的白花
在夜里,胜过六月栀子花撩人的香气

当我饥渴而亡时你将绝处逢生
我们活在一场悖论之中
与某种做爱方式类似

你是我辛辣的感伤和凉薄的月光
我祈祷毒汁未尽
灰烬未扬

我们到底活在什么里
是占有、陪伴还是游戏
依靠交换黑暗沉入心底
依靠肢解华丽浮现真理

关上门后,世界静如止水
无法见证黄昏到黎明的窗棂
今夜在远方沉默不语

  11

蛛网与蝶翼

文/蓝莲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思考现实与幻觉这个问题。

我曾坐在春天的草木丛中质问自己内心的情感是否真实,我曾迷失在年轻时某个炎夏与一个男人共同走过的光影之下,我无法分辨出哪一部分是真实的现实值得索取,也无法分辨出哪一部分属于情感升华出的虚幻让我值得付出。

像是被卡在蛛网上的蝴蝶,每振翅一次,收紧一分,疼痛随之靠近一分,但每一振翅,又发现散落的蝶翼尘埃在阳光下美丽异常,如一首不知消亡将至的挽歌。

有一些事情提醒我,感情是一种无法被消灭只能被隐藏的东西,而其实这只属于感性管辖范畴的猛兽,带着原始欲望,从来就不愿在夜里安息,在日光下,理性的铁链让它暂时臣服而已。

我是自己的君王...

  17 3

想与愿意的区别

文/蓝莲

你不可能没有企图

当你靠近我时

我也不可能没有企图

当我留在你身边时


我不想一个人单独生活

也不想和谁真正长久地生活

我厌倦那些重复的琐碎

那些把细微的美丽消磨在生之下的琐碎

我宁愿身体躺在地上

漂浮在所有尘埃之上,玫瑰之下

任人打磨,疼痛着快乐


我想用物质博得你的注意和停留

你为我做了一些动人而拖沓的事情

我有时高兴,有时不高兴

但我不说,你也不说

我表达了自己,也为你表达

尽管我无法真正了解你内心的故事


后来我发现物质代表的是一种存在感

在我明白了想与愿意的区别之后

想是点火的冲动

而愿意是...

  21 1

虚妄

文/蓝莲

最初本没有罪过
因此何谈原谅
最后没有结局收场
因此何谈感伤

最可怕的暗涌
藏在生活的平凡之下
如子弹穿过发际
毫发未伤
却又不只是虚惊一场

我用回旋的刀片对着你
那场暗杀凶手不明
受害者不明
只是命运的手无意摆弄两只飞鸟
一大一小,相对而生,相悖而语

用抽完一支烟的时间开始一场相遇
用写完一首歌的时间结束一场妄想
其余的时间,我们一起
见花,见云,见日光
好像有你同在
又好像谁也不在

  7

河流中的野草

文/蓝莲

冷雨冰河容不下一场春梦的呓语
所谓自由,从无绝对之说
不过是败给自己的脆弱或欲望
或是败给他人的自私或怯懦

要有多深刻唯美的爱
才能弥补生活千疮百孔的沟壑
我不是野草,你也不是河流

而在另一个世界里
我是河流中的野草
你是野草旁的河流
我们并不彼此需要
却亲密无间,难舍难分
哪怕是忧伤、逃离、欺骗
私奔、绝望、死亡

我们为他人制造水草丰美的幻觉
自己却在冰冷刺骨的孤寂中咀嚼
没有诗意的现实
碎了一地的月光

你是分裂我的枯木
我是成全你的斜阳
我们等待目送
每一个肝肠寸断的过客

  9 4

如何证明伤悲

文/蓝莲

关于如何证明伤悲这件事
我后知后觉
当别人读取你的伤悲
如同风掠过繁密的树梢
你的伤悲却是根植于心的黑暗
以及不可遏制的腐烂

一切都会败给遗忘
与时间无关
与新鲜而至的事件有关
我想尽一千种与你重逢的方式
走入实际的旅途时
才发现彼此的世界
早已不在同一时空

我倾尽毕生精力向阳而生
所得到的繁荣
反而证明了我对永恒失去的伤悲
我不是个内心强大的姑娘
我只是一份伤悲过度
又绝处逢生的爱的礼物

谁得到我,都只会得到一半的我
谁失去我,也只会失去一半的我

  21

心有欢喜,胜似浓烈

文/蓝莲

不必问我经过什么沧海
重要的是如约而来
在克制之中,我们权衡得失
无法在荒凉的框架里建设春天

没有勇气承受遗憾
也就没有勇气尽情欢乐
我们是自己和他人的奴隶
快乐不易

必先看见火焰
再看见灰烬
心有欢喜
胜似浓烈

  43 7

沾染

文/蓝莲

他从意外之外而来
带着使命、严肃和风尘
他径直走进我的世界
当我发现他已出现得太深时
他说门本开着,我只是来聆听
聆听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不动声色,表象清淡,内里深沉

他是不会说话的蓝丝绒
我感受他的温度,爱慕他的色泽
又无从拥有
不知是爱是恨

我躲入云朵和天空
看见湖泊里聚满
无处可去的泪滴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
有些关联 轻如鸿毛
却伤人至深

  13

一棵树的缺席

文/蓝莲

当别人都在走过

当自己是所有人的过客

当目睹满树满树的繁花

一棵树的缺席,就足以

让我看清自己的姿态


一个行走在漫天柳絮与满世界新绿中的黑色身影

轻盈、单薄、刻意被忽略,又不能完全留白

即使不与世界和自己为敌

我的春天依然如此孤单


挖空儿时的回忆

看到未来的意义

人生不过是不断放空

又不断被填满

在所有情感没有耗尽之前

我只是每个人的棋子

和自己的棋局


连迷路本身的恐惧

都不足以让我与自己休战

  8

我们怎能没有感情地去歌唱

文/蓝莲

从年少时开始就是这样,生命中每每出现一个人,就如同有人用铅笔在我心里做下痕迹。

这一次,我遇到了一座墙,他叩击出多年前残留下的情感的回响。而他本身,固若金汤。可以不问过往,不问现在,就可以一起经历一些许多年前就想开始做的事情。

原来这么多年,我绕不过去的人其实是自己,当多年以后,我和他一起唱起当年为另一个人写下的歌,当多年以后,我唱着他生命中路过的人留下的歌,究竟心中是何种滋味?我们又怎能没有感情地去歌唱?怎能?

然而他给我的事实就是如此,永远理性地如导师般指导每一个和弦的起承转合,我忽然间就想到了小说洛丽塔。一个小女孩与一个中年男人的微妙关系。互...

  8 1

© 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 Powered by LOFTER